天猫新零售落子智能母婴室,2年千店计划能否实现?

作者:龚进辉

日前,北京首都机场T2航站楼的母婴室设在男厕所中一事引起广泛关注,机场工作人员解释称“女卫生间没有地方”。母婴室本来是个为民工程,首都机场却将其办成了闹心工程,大写的尴尬有木有?显然,这不是首都机场规划能力不够,而是用心不够,缺乏对广大母婴这类人群的社会关爱和人文关怀。

这并非母婴室首次被诟病,去年2月,女星马伊琍吐槽机场母婴室形同虚设,连起码的洗手池、插座都没有,赢得网友一致怒赞。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机会,天猫借助科技的力量将母婴室改造成智能母婴室,在保留温馨、私密等固有元素之余,极力为广大母婴制造更多惊喜。

天猫首家智能母婴室落户北京大红门银泰百货,表现大放异彩促使双方合作加码,未来将复制到银泰全国51个门店。当然,天猫的野心不止于此,其计划未来2年建成1000家智能母婴室,全面进入各城区、乡镇。那么问题来了,天猫能否完成这一目标?需要攻克哪些难点?

三大因素致母婴室建设滞后

随着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和母乳喂养知识的普及,带娃外出找个合适的地方喂奶成为越来越多年轻妈妈的实际需求。不过,公共场所母婴室的稀缺,导致很多妈妈外出时经常面临无处哺乳的尴尬,“喂奶要猫在角落里,换尿布得当众解决”成为常态。

即便部分商业综合体设有母婴室,也存在设施简陋、私密性差、靠近厕所卫生条件差、管理不善成杂物间等问题。由此可见,现有的母婴室更多是形象工程,而不是民心工程,想要真正成为让广大母亲放心带孩子出门的避风港,需要经历从无到有、从有到精两个阶段。

或许你会好奇,为何我国母婴室建设如此滞后?我认为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政策不具约束力,从国家法律到地方规章,对开发建设公共设施的同时配套建设母婴室并没有强制性规定,仅从鼓励和支持的角度提出一些“软要求”,不具约束力的“软要求”向下传导往往变成“没要求”。

二是运营成本高,母婴室既要配备软床、水盆、沙发和婴儿护理台等必要硬件设施,还要有人定期进行维护,不仅不能产生经济效益,相反还会增加管理成本,这是造成很多公共场所没有母婴室的重要原因。三是年轻妈妈维权无门,哺乳妈妈这一群体没有话语权,处于维权弱势地位,外出哺乳不方便顶多抱怨几句,不会选择向有关部门反映,即便反映也不知道找哪个部门。

在我看来,建设、管理、使用都可以归结为客观原因,公共场所应该在规划、管理、维护权益等方面尽可能考虑母婴群体方便与否、满意与否。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欠缺社会温度,对广大母婴的关爱不到位。要知道,在公共场所设置母婴室不仅维护女性的尊严,更彰显公共服务理念的人性化,体现城市文明的回归和成熟。

因此,年轻妈妈不仅迫切希望母婴室遍地开花,更期待享受人性化的体验。稳坐线上母婴零售第一宝座且持续发力新零售的天猫最有能力满足年轻妈妈对母婴室的所有幻想,其联手众多母婴品牌、线下零售商搭建的智能母婴室成为广大母婴的福音。

智能母婴室道出了新零售终极目标

天猫在线上母婴零售市场占据绝对优势。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天猫以50.3%市场份额稳居第一,比第二名京东(26.2%)、第三名唯品会(3.9%)之和还要多,市场份额领先意味着天猫对母婴品牌、年轻妈妈拥有不俗的影响力。同时,天猫作为新零售的发动机,一直走在探索新零售的前沿,不仅积极改造线下商超、百货等业态,玩出花来的无人零售系列更是惊喜不断,比如妹子对无人口红贩卖机格外青睐。

因此,天猫坐拥推动智能母婴室落地的先天优势。以上海第一百货内的智能母婴室为例,年轻妈妈对它的第一印象是干净整洁、设施齐全,但这并非全部实力,其最大亮点在于智能,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母婴室外设有无人贩卖机,年轻妈妈可以购买小包装的奶粉、纸尿裤、婴儿湿巾等商品,有效解决妈妈们出门没带奶粉等幼儿用品的尴尬,背后是天猫对母婴品牌的强大号召力,其是全球品牌实现新零售转型的主阵地,智能母婴室为惠氏等品牌提供形象展示平台,惠氏则在产品打造上讨好年轻妈妈,小包装奶粉既实用又实惠。

二是母婴室内摆放天猫精灵,可以语音控制哺乳期间的灯光和窗帘、调奶器、加湿器、净化器甚至音乐播放,不仅为母婴室增添科技色彩,而且使其升格为温馨、便利、私密的停靠站。三是打造基于天猫技术的在线购物系统云货架,一旦有人靠近,屏幕会自动感应出菜单页面,供妈妈们浏览,看中的商品可以立刻下单送货到家,喂奶、购物两不误。

需要指出的是,首秀惊艳的智能母婴室,与过去天猫参与改造的传统零售形态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相同点是均有黑科技加持,人与货实现精准匹配;不同点在于前者不局限于商业,还利用技术重构公共空间,间接使母婴室地位从负担到必备。换言之,随着智能母婴室全面铺开,新零售将刷新公众认知。

阿里All in新零售1年来,外界对其评价主要集中在商业层面,比如“大数据驱动人货场重构”“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等。这不无道理,而且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商业是推动社会进程的最大力量,阿里与合作伙伴做出了最佳示范,比如今年双11上演全球化商业大协同。万达掌门人王健林也曾指出,中国国家实力增长来自于商业推动。

不过,新零售并不止于商业模式的创新,提升利润率、使阿里和股东价值最大化固然重要,但不是终极目标。在我看来,新零售的终极目标是解决社会问题、创造社会价值。阿里董事局主席马云连续2年在致股东信中阐述“阿里是一家为解决社会问题而生的公司”,新零售无疑承载了这一重要使命。

作为新零售模式下的新物种,智能母婴室急妈妈们之所急,为天下妈妈和宝宝构建舒适的临时空间。再比如,村淘不仅发力消费品下行、农产品上行,还通过公益、医疗、文化、教育等下乡的形式,让村民享受与城里一样的公共资源。总之,阿里不遗余力搭建未来商业基础设施:交易市场、支付、物流、云计算和大数据,都是着眼于解决社会问题。

结语

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使新生婴儿数量剧增,倒逼在母婴室建设方面存在短板的我国加快完善母婴室相关设施的配置。当然,光靠天猫一己之力远远不够,即便1000家智能母婴室全部落地,也无法满足年轻妈妈的旺盛需求,只有顶层设计到位,才能使母婴室建设步入快车道,这也是天猫智能母婴室共建计划落地的难点和关键所在。

让人欣慰的是,母婴室缺口问题已引起政府的重视。去年11月,国家卫计委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交通枢纽、商业中心等公共场所应建立不少于10平方米的独立母婴室,并给出了时间表:到2018年底母婴室配置率达到80%以上。国家政策为公共管理制定标准、明晰责任,再加上以天猫为代表的龙头企业玩转技术和商业创新,母婴室建设先上量后重质,才能真正解决广大母婴后顾之忧,成为好评如潮的为民工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he-contrarian.org/jingyan/22.html